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百年前外国记录者眼中的济南

作者:to88通盈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1-03-01 12:11 浏览次数:

  近日,新时报APP刊发的一则《百年前的泺源门原来是这个样子》的视频引发读者热议。这是热衷于人工智能修复视频的年轻人胡文谷修复的一名法国人于1912年前后拍摄的济南影像,影像展现了百年前济南人生活的一面。其实除了我们本土的历史记录者之外,20世纪初前后也有一些外国记录者来过济南,他们或用文字或用照片记录下当时的城市风貌。虽然这些记录多是比较零散甚至有失客观,却也如吉光片羽般珍贵,是我们了解那个时代的济南的珍贵资料。

  新时报APP刊发的这段百年前的视频,来自加拿大国家图书馆暨档案馆,由法国银行家阿尔伯特·卡恩于1912年前后拍摄。近期,来自北京的独立游戏开发者、独立艺术家胡文谷修复后上传到个人微博,经网友考证这段视频的拍摄地点是济南。视频中出现了百年前行人络绎不绝的泺源门,还有香火袅袅的寺庙。一百年前的鲜活济南扑面而来,观看清晰视频的人们仿佛可以穿越历史,触摸到真实的历史脉搏。

  阿尔伯特·卡恩是一名银行家和慈善家。20世纪初期,他雇用了10多名摄影师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他的摄影计划。1909至1931年间,他共拍摄收集了大约72000张彩色照片,4000张立体照片以及60英尺长、超过100小时的电影胶片,这一系列的照片和影像被称为“地球档案”。除了那段泺源门的视频之外,卡恩还拍摄了当时济南的其他一些照片,其中有一张是拍摄于1909年前后的大明湖。从照片中的场景推断,照片大致拍摄于草木葳蕤的夏季,可以看到湖中茂盛的芦苇和湖岸的古朴建筑。不过,也许当时大明湖的这个角落疏于管理,这片水域看起来不够清澈和整洁。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是彩色照片,当时彩色摄影技术在世界上都是极为罕见和先进的。

  和卡恩差不多同时期,法国汉学家爱德华·沙畹(1865-1918)也拍摄过济南长清地区。沙畹是卓有成就的中国学大师,1907年他第二次来到中国时,对中国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等地进行了考察,在他所留下的资料中,就有1907年前后济南长清的照片。其中有一张是长清和齐河县交界的黄河边,片中清晰可见辽阔的黄河边上停着两艘简易的木船,船上还有高高的桅杆。几名衣着简朴的船民站在船头上,和另一艘船上正在划桨的船民交流着什么。另一张照片中,沙畹则拍摄了牵着马车上下船的人们,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这处黄河码头有络绎不绝的行人。此外,沙畹还拍摄了长清灵岩寺的塔林和千佛山的摩崖石刻等照片。

  德国女摄影家赫达·莫里逊(1908-1991)拍摄的照片比起上文中提到的两名摄影师的时代要晚一些。赫达·莫里逊专业学习过摄影,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她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拍摄了大量高质量的照片。1942年,她来到济南,并拍摄了很多老济南风情的照片。和很多流传的老济南照片不同,赫达·莫里逊更多地将镜头对准了当时的普通人,比如在护城河边取水洗衣的妇人、玩耍的孩童、街边喝茶的居民、岸边的豆芽作坊等。照片的拍摄地多集中在曲水亭街、护城河畔,洋溢着一片浓郁的老济南人的生活气息。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美国人甘博拍摄的一系列百年前的中国老照片引起了广泛关注。西德尼·甘博(1890-1968)是美国社会经济学家、人道主义者和摄影家,中国城镇和乡村社会经济问题的调查和研究者,曾多次来到中国的城市和乡村考察,足迹遍布华北、华东和西南等地区。1968年,甘博在纽约去世,直到1984年他的后人才在鞋盒里发现他拍摄的部分照片。1989年,这些照片在北美和中国的一些城市展览,引起了很大轰动。记者注意到,这些照片大多拍摄于中国北京、四川、杭州等地,其中有一张拍摄于济南的一家寺庙。

  这张照片拍摄的是济南一家寺庙里的香客,约拍摄于1917-1919年间。根据甘博的图片说明和照片的内容推断,照片并非拍摄的香客正在上香的场景,应该是已经进完香的香客坐在寺庙的台阶上休憩聊天的场景。这些香客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妇人,有的妇人旁边还坐着孙辈的孩子。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出,妇人们裹着小脚,身着有些破旧的冬装。那时相机对普通民众来说还是稀罕物,所以照片拍摄时人们的眼神大多看向镜头。他们的脸上表现出对“拍摄”这件事情的疑惑,不过从神情上看,她们还有笑容,因此可能不是十分贫苦,而是至少能勉强温饱的人们。

  因为相隔较近和历史原因,邻国日本有一些摄影师拍摄过约90年前的济南照片。战争期间,日本派出过情报人员以探险和学者的名义对山东进行调查,拍摄了许多照片,这些照片有济南的航拍全景,有济南火车站、兵工厂、济南张庄飞行队兵舍等标志性建筑,也有大明湖、普利门外的街景,民间葬礼等生活场景,记录了大量时代信息。比如一幅街边饮料店的照片中,摆在街边的饮料店招牌上写着销售“水镇梅汤”“西法蛋奶水”的字样。“西法蛋奶水”是西洋风味的饮品,当时的济南已经有了不少西方舶来品。摊位上还摆放着不少瓶装饮料,地面上还有一排等待出售的西瓜。摊主穿着白色汗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待顾客的他看起来有些百无聊赖。图片左边还有一名全身黝黑的赤身小孩——显然照片拍摄于盛夏。

  从这些外国摄影师的镜头中,今天的人们看到了一个或许和我们印象中不太一样,却十分真实的济南影像。当年,这些摄影师举起镜头时,或许是记录历史,或许是科考或者其他目的,客观上却都成为记录历史的真实史料。抛开文艺作品所带的滤镜,我们可以从这些影像中感知那个时代济南的繁华或萧瑟,人们生活的闲适或贫瘠。

  与摄影家用影像记录当时的济南不同,一名来自苏格兰的传教士韦廉臣夫人伊莎贝拉用文字记录下了19世纪80年代的济南图景。韦廉臣是近代著名入华传教士,1855年受英国基督教伦敦布道会派遣第一次来华传教;1863年,韦廉臣代表苏格兰圣经会再次来到中国,此后长期定居烟台。其夫人伊莎贝拉在中国生活多年,能熟练使用中文,交际广泛。作为一名西方女性,她用自己独特的女性视角和细腻的情感体验,关注了中国下层百姓的生活,特别是普通女性的生活。回到英国后,伊莎贝拉曾经写下《中国古道》一书,记录了1881年从烟台到北京的路途中的所见所闻,其中写到了当时的济南。

  济南之行给伊莎贝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在文中对济南不惜溢美之词。“我们抵达济南府的时候,太阳正好即将落入西山,高峻巍峨的城门和雉堞状的城墙就在我们的眼前,落山之前太阳的余晖从城门和城墙背后照射过来。而我们是迎着落日的方向,这让城门和城墙笼罩在一片紫色和金色的光芒之中。”伊莎贝拉这样描述刚到济南府的情景。当时,济南正在举行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中的乡试,大约有一万五千余名学子前来考试,伊莎贝拉一行所居住的旅店也住满了学子。“这些来自全省的秀才,一个个看上去聪明伶俐、学识渊博、举止文雅……市民大多很有礼貌和修养。”

  逛过这座泉水温润的千年老城之后,伊莎贝拉深深喜欢上了济南城。她写道,“在看过太多中国城市的衰败之后,在我看来,济南府简直就像是中国的巴黎。街道整齐干净,非常宽阔,并且在路面上都铺设了石条,而不是土路。在城市的商业区,商铺也都干净敞亮,装饰华丽。……店员基本都是年轻的男孩子,穿得整齐干净,态度温和礼貌,明显经过专门的培训。”根据伊莎贝拉的描述,可以推测当时她居住在如今的府学文庙附近,当时济南这一带的院西大街(今泉城路)是商业中心,人来人往,繁华热闹。

  伊莎贝拉此行也游览了大明湖。他们乘坐一艘装饰豪华的游船,从湖畔划行到了湖心岛。从行文来看,那一定是晴朗的春日下午,暖风徐徐,百花争妍,济南府公子哥的华丽长袍的色调和年长的饱学之士长袍的蓝白色调浑然交汇在一起,“令人目眩神迷,我几乎不能相信这是在中国。”

  客观来说,伊莎贝拉的文词是有些过誉的,不过也反映了那一时期济南的繁华景象。


to88通盈官方网站

©to88通盈官方网站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