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两个外国人镜头下的美丽中国惊艳了无数中外网

作者:to88通盈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1-03-01 12:09 浏览次数:

  1982年,麦克作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记者,第一次来到中国。之后的37年,他不间断地来到中国几十次,拍摄范围从西藏、新疆的边境地区,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覆盖中国各个角落。

  这是1982年的北京街拍,一群素色服装的自行车人群中,红衣女士特别醒目。

  1991年云南景洪的街头,用三轮车和旧桌子搭出的露天游戏台,熊孩子、男青年纷纷专注地用电视屏幕打游戏,这才是真正的打街机啊!

  1991年,云南滇池边的村庄与稻田,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详的农耕生活。

  1991年,云南西双版纳,一位傣族的女性在稻田劳作,女孩的装束现在看都如此个性又时髦。

  杭州西湖边,一个银发苍苍的老人,在做伸展运动。站立一字撇,厉害了杭州大爷!

  1997年的海南三亚,时髦的女青年在海边拍游客照,还没拍完就被涨潮的海水淹没了脚,希望不是双新鞋呀。

  兰州人过元宵节,小女孩紧闭双眼、跨过火盆,寓意跨过厄运,来年都是锦鲤好运。

  四川雅安,一个普通的清晨,街道上有些繁忙,大家忙着骑车上班,三轮车夫们在街头寻生意。

  青海杂多县,正在上课的男孩,一口白牙、充满笑意的眼睛,让人一眼难忘。当地的孩子基本上一半时间上学一半时间放牦牛。

  2008年夏天,九寨沟熊猫海中,露出水面的“漂浮花园”,那时的水也太清澈了。

  甘肃夏河,时髦的藏族女子在逛街购物,迎接新年,寒风太凛冽,她们便戴上口罩保护皮肤。

  你可知道牦牛的舌头是灰色的?麦克在藏区游牧民族的帐篷附近拍下这张可爱至极的照片。

  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小卖店,一家人刚吃完早饭,老板的女儿梳着羊角辫,只盯着镜头。

  雨中的桂林,麦克说一般下雨了他都躲起来心疼相机进水,但为了桂林,一切都值得。

  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黄山。麦克说拍黄山需要天公的配合:要下雨提升湿度,要风、云、雾营造氛围,最后太阳出现,赋予这一切以色彩和戏剧性。

  中国最美自驾公路“草原天路”,公路蜿蜒着穿过平缓的山丘,山丘被草地、菜地和风车覆盖。这里其实离北京不到3小时车程,临近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地。

  观看麦克的这些影像,中华大地上,这40年来壮观地貌的变迁,东西南北不同地域人们生活的差异,都令人感慨万千。

  当我们与远在纽约工作室的Michael通话采访时,已年过古稀的他,听上去充满精气神。而且,与印象中的“老派”摄影师不同,麦克紧跟潮流,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发表自己过去40多年来的摄影作品,在Instagram拥有100多万粉丝。

  A:我是日本裔。我的祖父母那一代,从日本移民到美国,我虽然在美国出生、长大,但总觉得自己血液里还是个亚洲人。于是大学时,我选了“亚洲研究”这个专业,期间花了两年时间边旅行边做研究。既然都出去了,自然地想到拍些照片回来,跟朋友们分享见闻。谁知道这一拍就上瘾了。

  1971年,大学的最后一年,我决定去日本寻根。一张单程机票、一纸签证,就出发了。并从此正式开始专业的摄影创作。

  《长城》系列,麦克在不同年份、不同季节、不同天气拍下的长城景象,从居庸关,到金山岭,一直到长城的最东边,与渤海湾相连。

  1985、1986年,再次到北京拍摄《长城》系列。当时住在北京饭店,只有那里招待外宾。

  1986年之后,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拍摄澜沧江项目,我去了青海南部,沿着长江行走拍摄,从青海、云南一直到越南边境。

  1998年,拍摄了《中国海岸线》项目,从广州、珠海沿着海岸线往北,一直到厦门。

  《马可·波罗》和《郑和》是在1999-2001年间拍摄的。从中国出发,一路南下经过越南、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到达东非。

  那之后,断断续续,数不清到底去了多少次。可以说我是拍摄中国最多的一位外国摄影师。我更关注边远地区的中国人的故事和状态,云南、西藏、甘肃、新疆等等。

  80年代在中国偏远地区拍摄时,内陆交通十分不便,还有语言障碍,困难当然很多。不过我的亚洲脸,确实让中国人感觉跟我很亲近,我更容易深入当地,抓拍到一些难得的镜头。

  拍了几次后,我就更爱亚洲了,当时甚至跟我的编辑说,我只想去吃米饭的国家。

  Q:您在社交网络平台上有百万粉丝,作为一个老牌摄影师,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A:很神奇,最初用社交网络,我只是想试一下。我和我的一群摄影师老友们,其实我们都很有竞争意识,都不想被落下,所以我们都开始尝试社交网络。

  我们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在运营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上,因为我不想只是说我拍了照片、画面很吸睛,我想让观众看到背后的故事。所以每张照片的图解,我都认真地写上拍摄背景和照片里的人的故事。

  A:现在我基本每年有6个月在外拍摄。摄影是个体力活,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极高。我平时在美国的家里,都会保持运动:爬楼梯、跑步、举重,固定地去健身房。

  近些年,每年至少要来中国3、4次。正在进行的项目和中国国家森林公园有关。拍摄之外,也举办展览、讲座、工作坊等。

  A:我是个用照片讲故事的人。最大的愿望,是想让这些照片被更多中国人看到。

  因为对其他地方的人来说,看这些照片就是满足下好奇心;但对中国人来说,这些快速变化、甚至消失了的景象,是他们最珍贵的记忆。他们曾实实在在地生活在其中,这是他们的历史,只有他们才会最珍视我拍的这些照片。

  2018年的一个清晨,Jord经过48小时的车程加徒步,终于到达贵州梵净山的深处,静静等着云雾散去。

  “当时,梵净山顶从翻滚的云层中出现了60秒,当云雾散开,出现一条窄窄的阶梯山路,蜿蜒通向山顶,太震撼了!我赶紧拍下这神秘仙境。”

  Jord飞起无人机,在不同角度拍下三张照片,很快梵净山顶便又隐退到云雾中去。

  2015年大学毕业后,Jord第一次来到中国,在重庆的一所学校做英语老师。工作之余,偶尔外出旅行,没想到,从此爱上摄影,一发不可收拾。

  过去三年半里,他走遍中国大江南北,拍下这些自然地貌和城市景观,中外网友都惊叹不已。这些照片不仅在中国人的朋友圈刷屏,在Instagram上也有近50万粉丝,每天等着他更新。

  浙江缙云仙都,云雾中、山水间、小桥上,两个农人牵着牛、挑着扁担路过,罕见的中国传统农耕生活的安详景象。

  秋天,黄山脚下的公路。Jord徒步爬上黄山,下山时从缆车看这一幕,被这秋景美呆。

  四川甘孜的白玉县境内,压青寺。Jord开了两天的车、经过了4个检查站,才抵达,看到了这奇妙纯净的景象。

  在Jord的镜头下,一个现代中国和传统中国完美融合。就连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我们,都眼前一亮、不禁感叹:原来中国大地如此之美。

  Jord现在已经回到英国生活,但依然保持固定的频次,回到中国旅行、拍摄。在一条与Jord的采访中,他表示已经迫不及待,等到秋天就回来。

  A:2015年我在重庆工作时,会利用周末和假日到周边旅行,我便随手拍摄一些沿途风光,发到网上。起初只是想方便和亲朋好友分享,没想到这些照片在Instagram上迅速聚集了一批粉丝。

  我开始对摄影萌发兴趣,认真对待,添置了专业相机,正式开始拍。我大学学的是市场和广告,所以摄影完全是自学。

  那一年的外教工作结束后,2016年我和女友决定旅行拍摄,正式将摄影作为自己的主业。

  A:旅行摄影听着很爽, 实际上,我几乎一年365天无休,有时一天工作长达16小时。旅行时,住便宜的旅馆,把花费保持最低。

  日出之前的1-2小时起床出门踩点,保证太阳出来的那一霎找到了最佳拍摄点。拍完后回到酒店,吃早餐、洗漱,开始干活,在电脑前处理工作,有时候也接商业拍摄。然后日落前,我会再出门,去探寻、踩点下一个拍摄场景。

  我在中国见到了太多人生最美的画面。但发现美的眼光,跟身体力行的探索是分不开的。每一次拍摄,我都会仔细研究拍摄地点、拍摄角度、天气情况等等。真的喜欢,才有能量和热情投入其中。

  A:我到现在已经去过45个国家,最喜欢的毫无疑问还是中国。之前已经抵达20多个省,2019年剩下的目标是,拍遍中国的每一个省份。而未来几年的目标是:出一本关于中国的摄影书。

  通过摄影,我看待中国有了更深入而多样的视角。西方媒体描绘的中国给人印象就是大城市和雾霾,但中国还有那么多鲜为人知的美丽角落和风土人情,我认为不管是外国人、还是中国年轻人,都该去看看。


to88通盈官方网站

©to88通盈官方网站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