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马来西亚留学生杨艾昕:一旦疫情过去中国将变

作者:to88通盈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1-02-12 06:04 浏览次数:

  这场疫情的到来可以说是把我美好的寒假计划都打乱了。我是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大一新生。从武汉回到马来西亚已经是第三十八天了,目前人在吉隆坡。

  在疫情最初的时候远在马来西亚的父母就有致电给我,但大家都认为只是普通的疾病便让我们照顾好身体仅此。当时我们还在进行期末考试,国际教育学院的辅导员已经提醒我们到人流多的地方一定要记得戴好口罩。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把这事儿放心上,可慢慢的疫情的发展让大家开始谨慎了起来。我和同伴去考场都戴着口罩并且减少了外出,期末考结束以后我们就要回国了,远在家乡的家人都非常担心我们的健康,叮嘱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1月13号那天我和同伴顺利回到马来西亚。

  回国以后我迫不及待地回到母校探望老师、和朋友相聚,各种好吃好喝好玩的一样都不落下。当然,亲朋好友还是会友好的询问疫情地情况,毕竟我刚从武汉回国。但是疫情逐渐严重,病毒逐渐扩散到他国,直到马来西亚也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那天晚上,我手机接到的信息从未间断,几乎所有人都前来询问我的健康甚至指责我的不负责,“毕竟我刚从武汉回国”。短短的几天,病毒从不存在明显“人传人”到武汉被封再到挨家挨户落实自我隔离,而我也在家开始了自我隔离。

  因为我的自我隔离,我们家的新年探亲计划也就泡汤了。以往的春节放眼望去大街小巷都是放炮、放烟花、设宴招待亲朋好友,而今年的春节明显的减少了聚集活动。我们家更是大大减少了外出的行程,最多就是去看看年迈的外婆、与一年见一次的阿姨聚聚,再无其他活动。疫情将我们封在了家里,却封不了我们家过年的心情。年三十那天我们一家大小七口人将家里布置得喜气洋洋,妈妈说:“不能出门又不是不能过年,更何况过年不就是图个团圆吗?”我们家有七口人,大姐常年在新加坡上班、二姐三姐和我在异国念书,家里只剩下爸爸妈妈和弟弟,难得一家人齐聚一堂不能出门反而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照顾家里的每一个成员。大年初一,我们一家人祭祖后整整齐齐的吃了顿团圆饭,饭桌上我们有说有笑、欢乐无比。接连的好几天我们都在家用餐,妈妈掌勺女儿们打下手、爸爸和弟弟在客厅关注疫情发展,一家人其乐融融。闲暇的时候我们家还玩起了小游戏,什么《犯人在跳舞》、《矮人金矿》的桌游都不在话下!为了不让大家觉得无聊,就连做家务也变成了玩游戏的筹码,游戏输了的人还得负责刷碗、晾衣服呢!

  虽然出现了疫情,但是马来西亚超市除了服务员之外,当中大多数人仍不戴口罩(作者拍摄)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春节很快就要结束了,姐姐们都要回到生活轨道继续奔跑。在得知新加坡和台湾陆续出现确诊病例后,我们家决定出门购买口罩、消毒液的用品让姐姐们带回去。然而,各药店的口罩早已卖断货,药店老板告知N95口罩进货本来就不多,更何况现如今人人都抢购就连医用口罩也被一抢而空了,若要购买得先预购且限量。此时马来西亚的确诊人数有了增加的现象,因此走在路上可以看见不少人都戴上了口罩,但仍然有人漠不关心认为与自己无关。苦苦等了些日子后我们家终于也买上了口罩以及消毒用品,除了家里留下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剩下的都让姐姐们各自带回了。然而疫情并未好转,前些日子中国各地区都开始宣布延迟开课,二姐和三姐的机票因此而改期了,我也随之取消了回母校宣讲的活动。武汉大学更宣布了将实行“停课不停学”进行网上教学。马来西亚虽然没有停课也没有停工,但是上学前同学都要先进行体温测量,学校随处也都放置了口罩与消毒液供师生使用。

  其实新型冠状病毒最开始的时候对马来西亚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大家依然外出、上学甚至是新年聚会,大家对疫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上心,甚至就连政府也没有对中国入境的人口进行出入管制。直到疫情爆发的时候民众与政府才开始有所警觉,大家开始关注疫情新闻、抢购口罩。政府这时也才在政策上有所改变,由原有的不拒绝转变至暂时拒绝持中国护照且签发地或出生地为“湖北”的人员入境,甚至到后来决定的撤侨活动。随着疫情情况逐渐严重,留华学生的心也一直悬着,但我们也只能干着急!后来得知各省的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开始为武汉筹款的时候都是正面、积极地响应,我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捐款至湖北省马来西亚同学会(AMSH)。

  疫情爆发影响最大的应该就属我们这些到中国上学的学生了,机票改签、上课模式转变等等,一切都变成未知数。而疫情爆发后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好多学弟妹都来询问我关于到中国深造的问题。有些学弟妹认为疫情虽然严重但疫情过去以后中国将成为一个更强大的国家并不影响他们到中国深造的决心,可也有部分的学弟妹反映因为疫情的关系家长不希望孩子到中国深造让他们很是烦恼。我也因此与高中的老师进行了讨论,老师们认为今年甚至是明年会申请到中国深造的学生可能会有下降的现象,就连我都接到了好多亲朋好友的劝说表示希望我转校。

  我们也不知道是谁为2020年打开了“艰难模式”,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澳洲山火持续了五个月、美国发生40年以来最严重的乙型流感等等。然而,在很久以前也有人预言2000年将会是世界末日,可我就是在千禧年出生的;又有人说2012年会是世界末日,可现如今我也已经上大学了!我很喜欢《我们与恶的距离》里面天彦小朋友的一句话:“妈咪,你看,希望就在云的背后!”没有经历过风雨又怎么会珍惜那得来不易的彩虹呢?我坚信无论当下多么艰辛、疫情有多棘手,只要全体人民团结一致、提高卫生意识,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予前线人员百分百的信心、配合社区的管制、珍惜每寸光阴努力充实自己、把握生命里的每一个人!春暖花开时,我在珞珈山等你。

  这次疫情让我们看见了中国人的团结是多么强大的力量!“一方有难,倾力支持”,这是很少国家可以真的做到的。除此之外,我们通过这次疫情爆发后有来自全球各国的鼎力相助就可以看出中国如今在世界的角色了。中国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中国,而是一个强而有力的大国。但是,不得不说,这次疫情的发生确实会对中国的经济造成很大的损失,整个中国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彩虹总在风雨后,一旦疫情过去,中国将变得更强大,拥有更完善且先进的医疗设备、更强大的经济力量、更团结的人民。


to88通盈官方网站

©to88通盈官方网站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